2017年6月14日 星期三

同理心常讓自己精疲力竭且加深傷害?

同理心常讓自己精疲力竭且加深傷害?


今天得到的主題有
一、為什麼應該警惕同理心?
二、計算機的消失與環境計算的崛起
三、扎克伯格如何定目標?


@吃乾貨Review@
「同理心」和「同情心」要能區別,同理心是把自己完全投入到對方的世界去感受對方的感受;而同情心則是關心對方,替對方著想而已,並不會讓自己失去理性的思考;同理心常常讓人覺得精疲力竭,而同情心則會讓人精力充沛。


一、為什麼應該警惕同理心?

同理心讓我們很容易對個人的遭遇感同身受,而對一個群體的遭遇無動於衷。這句話的群體指的是很大的群體,例如種族或國家,有些小群體還是很容易把人理性拉斷,然後義憤填膺地加入,且如果能塑造出一個特定人的故事,通常就能煽動出一場大行動甚至革命,這些在近年的新聞上也蠻常看到的。

我覺得自認為很有同情心或同理心的人,要注意這句話:「如果你強烈地感受到別人的痛苦,你或許會急於採取行動,儘管你的決定在長期來看可能是錯誤的。」因為這個錯誤的決定,不但可能會讓你自己有所損害,沒幫到你的對象而且反而害了他。所以回歸理性的同理心是很重要的練習,底下有兩個建議可以參考。

一、適當同理:當我們開始啟動同理心時,只要意識到自己已經開始為他人著想就可以了,不必繼續要把自己投入對方的情境中去思考,如果你真的想幫助對方,應該要能再跳出來做理性分析。

二、成本效益分析:同理心屬於一種直覺感受,弊大於利,要跳出那個感覺後去做成本效益分析用價值判斷來做決策,才不會落入對方的困境而表現過於煽情,也能夠實現社會道德。


二、計算機的消失與環境計算的崛起

大多數消費者有一點是沒變的,那就是沒興趣掌握工程師才會的技術。這句話反而讓我想起很多工程師對於完成後的成果只有自己才會使用因而自得滿滿,對於這樣的工程師你想害他的話,只要誇一句:這麼難的東西你怎麼這麼會用啊!這時候如果他自傲的回答:「廢話!因為這是我做的啊~」那他就掉到你的陷阱去了。反之,如果他能認真地詢問你覺得哪裡難用要求給他一些建議,讓他想想能不能改得更友善些,那這個工程師就值得投資了!

我對於莫博士(Walter Mossberg)說:「『環境計算』技術十年內就會出現,二十年內就會完全變成現實。」這個預言很有興趣,我現在用的 Apple Watch 就能常常在我感到悶的時候提醒我做深呼吸,我不知道他怎麼判斷的。另外也會知道我坐太久而提醒我站起來,從報表中可以看到我每天是否有每小時站起來過的紀錄。雖然我很興奮這些科技對人類的幫助,但是也一樣憂心個人數據被不當地利用,我不知道目前被收集的數據有多大價值,但是犯罪團體的創意總是不輸創意公司,那麼地讓人驚奇和憤怒!

另外有一篇 INSIDDE 關於莫博士(Walter Mossberg)的文章很有趣《恨鐵不成鋼,賈伯斯的評論家好友 Walt Mossberg:Siri 怎麼這麼笨?
》在這邊也推薦給大家看看。


三、扎克伯格如何定目標?

Facebook 的企業文化其中一條:Codewinsargument(真正寫代碼的人才有話語權)。工程師之間的討論和較勁,講那麼多還不如寫出來看會比較容易溝通點,不過這招不適用於功力太弱的人,因為寫太慢就跟開會時搶不到機會講話一樣,不但沒用而且還浪費了更多時間。

祖克柏歷年制定的年度目標,都有兩個特點。

第一個特點、重復做一件小事:訂定容易的小事為目標,比較不會有藉口放棄,而且要高頻率,才顯得有意義,又容易讓人看到進而產生無形的監督力。

很多偉大的事情都是從小事累積起來的質變。

第二個特點、與大目標一致:一定要有一個遠大的目標,而這些小事不是隨意亂規劃的,即使是很容易實現的行為,只要能對設定的大目標有幫助,都值得投入成本去執行它們。

所以,我們要學會給自己定目標,然後拆解成日常可以重復練習和堅持的動作。有了你認可的目標,每天的動作就有了意義,能堅持下去。

轉載自:藍色小惡魔 - 魔窟《每天得到》